www.111012.com
您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www.111012.com > 正文
花园里的动物课
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11   浏览量:

而转年动工的信号,也是首先看到他们的身影在小区出现。紧接着,是超市里的早点铺、马路对面的快餐店开张,到连我的手机上都有卖碟的店主向我推送信息,属于我的新一年就算是运行起来了。

他何时来的我们小区,记不清了。但我记得他,始自我对动物感上兴趣并想弄清它们的名字之时。人到了一定年纪,就开端爱好格物致知,而我喜好的作家黑塞,又有一本《园圃之乐》,是我的灵魂书之一,读着它,不自发也将我所居住的小区花园,看成自己的园圃。虽说不能像他那样亲自打理,然而观察并记录,也是生命乐趣之一。就此他还说过更安慰人的话:“如果对世界不抱太大渴望,反而安静地察看它,总是会有收获的,这是受世间宠爱的成功人士所不知道的:观察是至上的艺术,是一种精致、有利且有趣的艺术。”

孙小宁

虽说是开始了,但远没到万象更新的时候。风还是那么硬,身上的羽绒服,就还得审慎地穿着。北方的春暖花开,要到三四月份。那时,小区里会再浮现一类人的身影,就是为咱们打理花园的花工。

当然,出入花园,我还想做一件事:晨跑。不过说到锻炼身体这件事,我可真是漫不经心。一边跑一边还拿着手机,一碰到入眼的花花草草,就忍不住停下来拍。真是辜负了锤炼二字。有天也是这样不可动摇地跑着,经过一排海棠树,猛听到头顶一声断喝:跑什么跑?拍什么拍?一仰头,树丛间冒出一张皱巴巴的窄条脸来。正是他站在木架台上,手拿一把剪枝刀。见他脸上挂着笑意,我便把所拍的花草照片给他看,有些我只决定了局部,他看不出所以然,所以就语带不屑地说:你拍的是什么呀。但对有些,他则惊奇:咦,这地方在哪儿?当把拍摄地点指给他,他也忍不住感起兴致来。这是我们接触的开始。缓缓地,我习惯了他的直来直去,他也习惯了我的不算多高明的画意派照片。面对植物,我大略属于审美主义者,一朵残花都想拍出美来。而他眼里只有实物,如同医生或者家长,明白本人的病人或孩子,身材哪儿出问题了,又何时需要补充营养。从格物致知的角度,我是该向他学习的,所以,我愿意在家门口,认下他这么个植物老师。

守着这花园近二十年了,打理它的花工断定不止一拨。加上我重度的脸盲症,不是哪一个我都记得。但有一个花工例外,我不仅记住了他,而且,他还成为我第一个动物启蒙老师。

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,此话深觉不虚,是因为每到这时候,日常生活的节奏就自然被中断。比喻家中存的旧报纸、空饮料瓶,平时觉得碍事了,拨一下电话,小区收获品的夫妻就会登门来取,早一天晚一天都没关系。若在年跟前大意了,迟一天电话,便会得到“哎呀,咱们已经回家过年了”的回音儿。

友情链接